原來我沒有掛網的時候  發生了這一件事情 -- 黑人被說 “中飽私囊“

 

其實  我要說得是別的感想  並不是對於這件報導的事情做出評論

(但我仍然討厭蘋果還有壹周刊,唯恐天下不亂,為啥咪好的都不報報壞的...只因為才會有人看嗎??那麼缺錢為啥咪不要去搶銀行更快??本末倒置......)

 

去年我就知道了LOVE LIFE

本來想說  又不知倒是哪個無聊的人想要提昇知名度  一時興起的關心病童  本來只是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在看

但不可諱言的  影片真的拍的不錯  我還滿喜歡的

就像我從小一直播放的喜憨兒廣告一樣  so touch

每次看見每次一定會哭(還記得我第一次竟然在station哭,超丟臉的)

 

 

 

 

這是我一直避免touch的那一塊

每次大家問起為什麼我當初會想去急診  我的回應永遠是“因為那是一定不是單一內科的地方,而且快狠準“

為我為什麼選外科不選內科(當然認識我的人一定知道我不是塊care內科病人的料)

我除了自己不是那塊料之外,我還特別說“腫瘤,安寧我一定不去!!“

(雖然曾經有打過想要去和信的念頭,但是很快我那不理智的內心就被理智給打敗了...)

因為我知道  我沒有辦法控制我自己

也許一次,兩次....送病人離開,但是我真的無法接受他們一直反覆入院,情況越來越差,最後被病魔打敗

並不是我唱衰他們  而是我們在醫院的時間比一般人長  看見的生離死別實在太多太多了  

還記得我第一次實習時  在腸胃科去世的“細妹安將“婆婆(“細妹安將“=客家話的美女)

我永遠無法忘記  我才跟她約好下個星期我去找她玩

當我星期一去看見她的時候  家屬,牧師,主治,主責護士都在

家屬對我說,她在等著跟我說再見  其實我那天離開之後情況就越來越差  但是  她答應過我  要等我回來

那天上午  我幫她禱告(我不是基督徒) 跟她說byebye  跟她約定  要在天上做天使

等懷遠堂來接走婆婆的時候  我心裡好像空了一塊

老師一直覺得我應該哭出來  但是我始終沒有哭  也哭不出來

也許從那時候開始  我對自己許諾  不要對病人放太多的感情  要有醫病之間的距離

所以我選了急診  一直不想要去病房

但是  終究還是去了病房  而且  也是個容易生離死別的地方

而且  也無法鐵下心  拉開之間的距離  雖然也許嘴上碎碎念著不關心  但是總是知道自己放了太多的情感  自己會受傷的

 

言歸正傳 

 

沒想到的部份  是黑人會持續這個計畫以及觀念給大家

一直有不斷的人參與

這是我要佩服他的地方  他觸碰了我不敢看一眼的地方  而且是持續的不間斷的

讓我覺得  他很勇敢  

常常  我93的學妹會說  又有小朋友走了  他很難過.......

我是旁觀者  我連聽了  都快要崩潰

大人去世了  我都會痛撤心扉  真的  我不敢面對的就是  小朋友還沒開始的生命  就這樣墜落了

但是  至少黑人他有去試著面對  試著去跟這個社會傳遞一種訊息

 

 

 

作一件事情  總是會有正面  反面的意見

不論如何  只要事存著一顆良善的心  

我想  人  不是機器  不可能知天下事  如果可以  那要“專業“何用??

執行的方法是可以修正的

律法也常常因時修正不是嗎??

是好的  對的  只要

just do it~! you really can make it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uchuachua 的頭像
wuchuachua

wuchuachua

wuchuachu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